2014年2月26日 星期三

【茶知識分享】:古樹茶之辨(四)古樹茶之崛起

與現在古樹茶廣受追捧的盛景不同,古樹茶一度曾是不受待見的邊緣茶品。古樹茶生長很占面積,古樹茶園往往到茶農的村落有很遠的距離,茶農需要走很長的路到茶園。古樹茶未經矮化,茶農需要上樹才能採摘鮮葉。同時古樹茶園良好的生態環境和茂密的植被也會對採摘管理造成不便。

建國以後,農業的生產趨向於在單位面積上追求最大產能,提高生產效率成為第一訴求。對茶農而言,從改善收入的角度出發,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之下,種植台地茶確實比採收古樹茶要更為划算。

另外,古樹茶曾與野生茶混同,被認為不可以飲用故而禁止在茶品製作中使用。國營廠也因此禁止收購古樹茶原料,在普洱茶的國營廠時代這就意味著採摘古樹茶是無利可圖的。直至1985年,何仕華先生提出古樹茶可以飲用,經由杭州駱少君女士檢驗確認,方才將古樹茶納入國營廠收購範圍。

即便如此,在當時也僅僅是通過確認古樹茶飲用的安全性保護了古樹茶。但由於古樹茶收購價格低,生產效益差,因此不構成市場,也無人重視。

一直到1993~1996年,臺灣茶人通過一些號級茶內飛上的文字說明對古樹茶有了模糊的印象,直到他們進入到易武,看到易武的古樹茶,才開始對古樹茶有了切實而直觀的瞭解,但當時臺灣人對於古樹茶如何種植、製作尚無概念。由於香港普洱茶的消費歷史,許多香港老茶莊瞭解號級茶印級茶的做法,於是在九十年代末期,就已有香港人開始復原舊時茶品的製作風貌。種種原因促成了從茶區到消費地對於古樹茶品的再認識,因此1999年後,便有了“99易昌綠大樹的出現,這些茶品開始恢復到印級茶甚至號級茶的採摘與製作方式。

一開始瞭解這幾種茶品的人尚在少數,石昆牧老師因於200110月喝到“99易昌2000年的首批綠大樹以及2001年雙江勐庫茶廠的紅黃絲帶這三款茶品,發現古樹茶較同期的台地小樹茶茶品轉化速度快、口感厚實、韻底深沉。遂於網路上(臺灣藝術筆記網站-茶巔話茶)開始公開推薦古樹茶將成為未來普洱茶市場的主流。由於當時的易武是市場熱點(99易昌是易武茶品,綠大樹也標識為易武正山), 2001~2003年,制茶者開始一窩蜂進入易武,古樹茶的市場行情也一路看漲。因此到了2003年,古樹茶價格得以與台地茶平齊,並進而超越。



引用自「經典普洱微信公眾平台」,《 版權所有,不得擅自轉載 》轉載文章或圖片,請徵得發表人同意並註明出處。

2014年2月21日 星期五

【茶知識分享】:古樹茶之辨(三)古茶新知

自滿清入關開始,普洱茶因其濃釅風味適合馬背民族的取向而被取為貢品。隨著滿族漢化程度的加深,其飲茶取向也趨向於漢族習慣,故而道光年間之後普洱茶停貢,普洱茶愈發不被中國大部分地區所認知。

    普洱茶在茶區當地的消費大多系少數民族鮮葉採摘下來不經殺青,簡單的曬乾後大壺泡飲或煮飲,從現今的工藝定義角度出發並不能稱之為普洱,其工藝更近乎白茶。自道光年間到1993年普洱茶在整個茶產業中都可以說是乏人問津的,只剩下供應港澳大馬,以及邊疆少數民族作為製作酥油茶/奶茶的原料這樣的地域性消費。1993年的首屆中國普洱茶葉節中國普洱茶國際學術研討會中國古茶樹遺產保護研討會在當時也沒有獲得太多關注,僅是一些臺灣人來到雲南,希望能夠搞清楚關於普洱茶的相關資訊。

    從道光年間至2000年以前普洱茶一直以香港和澳門、馬來西亞為主要供應地。在1975年、1976年和1979年普洱茶分別銷往馬來西亞、法國、日本,不過是普洱熟茶而非生茶。因此自七十年代開始古樹茶便不被重視並少在生產茶品中使用,上世紀五十到七十年代製作的印級茶,採用的還是大小樹混采原料。自七十年代中後期到八十年代,開始使用小樹茶製作茶品。甚至一直到1985年之前這一段時間,古樹茶被與野生茶混同,被認為不可以飲用故而禁止在茶品製作中使用的。 
從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使用古樹茶(大小樹混采),到七十年代開始認為小樹茶更為優質,因其好管理、易採摘、芽頭多、嫩度高,可見當時雲南當地茶品製作是深受我國東南地區制茶理念的影響。在當時的茶葉志中都會提到雨前茶穀花茶五級十等等一些帶有明顯綠茶取向的概念。在當時雲南茶葉的管理者基本都並非是雲南人,對於茶品也已追求新茶鮮爽這一幾近綠茶的訴求為茶品製作方向。雲南當地人因此也將普洱茶作為低檔茶品,這一觀念直至幾年前仍時有耳聞。

    近年因資本熱炒古樹茶,各色傳奇光環被加諸于古樹茶之上。當下大行其道的普洱古樹茶概念,其興起不過是近十幾年光景,回溯近現代中國茶業歷史,古樹茶,甚至是普洱茶,大多數時間都不為大多數國人所認知和接納。認識普洱,認識古樹茶,理性客觀的態度便顯得尤為重要。


引用自「經典普洱微信公眾平台」,《 版權所有,不得擅自轉載 》轉載文章或圖片,請徵得發表人同意並註明出處。

2014年2月20日 星期四

[優惠活動]7+2 2013年 天下雲茶~熟茶

各位茶友大家好~

適逢此元宵節+情人節雙節同慶之際,我們為大家推出“2013年 天下雲茶~熟茶”!讓大家在近期的寒冷中藉由品飲優質熟茶,溫暖您的身與心唷。
原價『買七送二』,優惠折扣約7.8折。
優惠期間自2014年2月15日至3月7日止,歡迎新舊茶友共襄盛舉。
(本優惠活動限於商網「http://www.skmtea.com.tw/Main/ProdDetail.aspx?id=1&c_id=c0000016&p_id=p0000214」訂購,凡於商網消費皆可享紅利積點回饋)

茶品介紹:
               年份:2013年
                   重量:357公克
                   生熟:熟茶
                   茶種:雲南大葉茶
                   茶樹生長型態:荒地茶
                   發酵度:適中發酵
                   茶菁顏色:褐色
                   茶菁香氣:糯米桂圓香
                   口感:國營勐海茶廠傳統”勐海味”比7572稍輕發酵
                   茶區:版納茶區










【活動報導】:2014年2月15日香釅茶會

本次香釅茶會是時隔兩年後,石老師再度於台灣對外舉辦的專業性質茶會,主要以茶知識分享與品茶為目的。

石老師首先由茶樹的起源、六大茶類的演化及製程工藝之不同開始介紹,接著再從普洱茶的歷史、種類區分、與其他茶類差異做說明。其中包括大多數品茶人一直不是很明確的古樹、台地觀念做完整的定義解說。

同時在茶會過程中石老師不時會因為某張照片或是茶友的提問而分享自身在雲南做茶以及行走茶山的奇聞趣事,讓大家在聆聽專業知識的同時還能了解石老師多年累積的經驗、見聞。
課程末段,再談到初級養生觀念。由於石老師平日非常注重健康及養生,所以特地將他個人所知分享給與會茶友,讓大家除了學習較專業的普洱茶知識以外還能獲得寶貴的生活觀念。
最後石老師也稍微帶出下禮拜六(2/22)的主題及部分內容,一方面讓無法參加的茶友先聽為快,一方面也讓繼續參與的茶友備感期待呢~~







『轉載』投資普洱茶失利 天士力非藥產業陷困境

按:2009年,石昆牧老師即對當時的普洱茶市場做出判斷。天士力的市場定位、行銷手段與發展次第失當導致了今時今日的結果。於當下的市場亂局中,此文或可警醒業內同仁引以為戒。

《投資普洱茶失利 天士力非藥產業陷困境》轉自:中國經營報 作者:劉騰

  2013年歲末,天士力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0535.SH,以下簡稱“天士力股份”)發佈公告,僅以1元的價格受讓天士力金納生物技術(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納生物”)少數股東45%的股份,咽下了一顆投資上的苦果。

  公告顯示,金納生物至
201310月底淨資產-9091.61萬元,20121月到201310月淨利潤-3348.9萬元,此收購的目的是減少“其他應收款”餘額,減少壞賬計提準備,同時增加“長期股權投資”,對該公司的註冊資本由此增加到1.2億元。

  該收購意味著天士力初次涉水疫苗業務遭遇挫折。天士力股份董秘辦公室一位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雖然我們在
2010年即拿到了流感病毒亞單位疫苗的註冊批件,但是有了批件並不等於能銷售好,該疫苗銷售無法達到預期。”

  對於上市公司母公司——天津天士力集團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天士力集團”)來說,流年不利帶來的投資虧損遠非僅僅表現在上市公司的製藥業務上。4年多來天士力在雲南普洱茶專案上投下巨額資金,但經營極為慘澹,年收入僅數千萬元。普洱茶投資的巨虧以及其他因素造成整個天士力集團在龐大的非藥產業上的虧損,被覆蓋在天士力股份制藥業務華麗的報表下。分析人士指稱,非藥領域帶來的包袱可能已經危及整個集團的資金鏈。


押寶普洱茶
  據雲南當地知情人士稱,天士力集團董事長閆希軍與普洱市高層領導關係不錯,在對方的邀請下,也出於對進軍快速消費品市場的渴望,決定鉅資投入普洱茶市場。

  
200810月,天士力集團在普洱市註冊成立雲南天士力帝泊洱生物茶集團有限公司,推進以“帝泊洱即溶普洱茶珍”為基礎的一系列產品的產業化專案。20096月,普洱市與天士力集團在雲南生物產業大會上簽約開發普洱茶,普洱市規劃劃給天士力集團茶谷用地約2000餘畝,總投資40億元人民幣,一期投資20億元。

  時隔
4年半以後,這一項目回報如何?“天士力普洱茶銷售收入,別說一個億,就是一年能做到3000萬就不錯了。”一位天士力集團管理人員說。

  在普洱市大寨村天士力帝泊洱生物茶集團有限公司開放式的產業園內,
2000多畝茶園由一座座茶山組成,連綿不絕。在一座茶山上還平整了土地,預備建成一座直升飛機停機場,以備天士力集團高層帶領經銷商來參觀洽談。不過,記者在該產業園內逗留近兩個小時,只見到3個人,包括一名保安和一名清潔工,整個茶園空空蕩蕩,一位園區工人稱,園區自去年年初開始對外開放,吸引旅遊者參觀購買普洱茶,但是目前離盈利還很遠。

  “當然,集團高層也不傻,說是投資
40億元,實際上沒有那麼多,但是在這個產業上投資10億元是有的。”上述天士力集團管理人士稱。

  查閱普洱市工商資料,可以看到雲南天士力帝泊洱生物茶集團有限公司位於普洱市思茅區帝泊洱大道
1號,經營期限從20081015日到20281015日,註冊資本金3億元。

  在普洱市,很多茶鋪擺著天士力的“帝泊洱”普洱茶,但是價格昂貴,一個禮品盒包裝上標價
1000元。普洱市一位政府官員稱,天士力普洱茶以前主要是普洱市政府採購,用來送禮,但是在去年政府控制三公消費後,這種銷售管道基本沒了。“天士力在普洱市建了多處大型倉庫,每年都是普洱市茶採購的大戶,打比方說,如果普洱每年有1萬噸普洱茶採購指標,天士力就要完成其中1000噸,但是這些採購也基本只收不出,因為市場有限。”

  記者瞭解到,原負責天士力普洱茶業務的負責人李俊國已經於
2012年離職,而天士力負責非藥產業的負責人曲鵬昌也於去年年中離開了天士力。

  記者聯繫了天士力帝泊洱生物茶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辦公室,詢問帝泊洱茶產品營收狀況。一位接聽電話的女士在尋找了相關負責人之後答覆,對於此問題公司既不會承認,也不會否認,問題屬於公司機密,不會透露。


  根據
2010年天士力全面拓展普洱茶市場時相關人士的預估,當年即可實現3億到5億元銷售收入,孰料4年之後,銷售收入還不及當時計畫收入的1/10

  “普洱茶的市場還是有的,但是天士力如果在
4年多的時間投入數億元推廣資金,現在只能獲得不足3000萬元的收入,至少說明推廣上非常失敗,必須要轉型,否則繼續走老路難免死路一條。”一位快銷行業資深人士評論。

  他認為,帝泊洱必須從對政府送禮的行銷模式中轉型出來,轉做普通老百姓的消費,因為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政府消費市場今後很難靠得住。



非藥產業困境
  普洱茶是國內茶葉消費大品種,消費者有上千萬,天士力是看准了這一點才出手進入該產業,但為何銷售如此慘澹?

  “關鍵是天士力是藥企,對於如何做快消品並不熟悉,它用製藥的方法來做,結果適得其反。”一位熟悉天士力集團非藥業務的人士說。


  據悉,普洱茶傳統的喝法是茶葉浸泡,這樣的茶有茶梗,還有彌漫在空氣中的茶香,這種茶香、茶氣是植物發酵腐爛形成的。而天士力的做法是通過蒸餾,將茶梗等殘渣倒掉,將蒸餾下來的水做成即溶粉末。該技術雖然高級,但是卻使帝泊洱普洱茶缺少了普洱茶的原汁原味,這種高級制法並不為廣大的普洱茶愛好者認同。


  普洱茶的一大特點是降血脂,天士力看到普洱茶不為傳統市場所認同後,曾想到轉向這一賣點,但“帝泊洱是食品,不是保健品,不能宣傳功能,否則工商就會查處,罰款起來可不少”。上述人士道出了天士力進軍普洱茶產業的尷尬。


  其實,普洱茶投資的失利並非天士力在非藥產業上遇到的最大危機,更大的危機是白酒的滑坡。天士力的非藥產業主要包括三個部分,最大的份額是白酒,以國台酒為代表,其次是帝泊洱普洱茶,再次是直銷的保健品和日化品。


  據行業人士介紹,天士力的國台酒曾經虧損經營多年,不過在過去幾年國內白酒行業業績井噴的時候,國台酒的銷售也一飛沖天。天士力對外曾稱國台酒銷售接近
20億元。

  “其實達不到
20億元,高峰時有十三四億元吧,銷售管道主要靠的是特供和定制,作為貴州茅臺鎮第二大酒廠,在國家控制三公經費的背景下,同屬於高檔酒的國台酒銷售也出現大滑坡。”上述熟悉天士力非藥業務的人士稱,現在天士力國台酒年銷售能有兩三億元就很不錯了。

  記者就國台酒銷售滑坡等問題詢問位於貴州茅臺鎮的國台酒業有限公司,該公司相關人士表示,目前公司正值元宵節放假,負責回答該問題的企劃部需要
217日才上班,屆時才能給予回應。

  天士力非藥業務的第三塊直銷業務,經營上一直起色不大,據其內部人士介紹,這塊業務不過一億元左右。而隨著白酒業務的衰落,天士力非藥業務從頂峰時的
20億元下滑到幾億元。

  在天士力集團的官網上,集團的三大板塊除了包括以製藥業務為主的生物醫藥產業,以白酒、普洱茶為主的生命健康產業,還有健康管理與服務產業板塊。但是在健康管理與服務板塊上,天士力也並不順利。


  
201212月,天士力股份公告稱將持有的天津天士力我立德創業投資有限公司18.64%的股權按照公司帳面投資成本3412萬元全部轉讓給母公司天士力集團。上海我立德醫院由天士力集團和韓國我立德集團在2008年年中各出一億元人民幣建立,在堅持了3年多盈利無望以後,最終以雙方各自撤資結局,各自的一億元投資都打了水漂。

  “製藥企業在向其他業務拓展之時要充分考慮市場現狀、市場需求、行業環境及政策導向,切勿盲目,否則不僅不能幫助製藥企業的發展,反而會成為製藥業務的負擔。”中投顧問研究總監郭凡禮評價。


更多關於我們的最新消息與茶品知識歡迎至官網查看

引用自「經典普洱微信公眾平台」,《 版權所有,不得擅自轉載 》轉載文章或圖片,請徵得發表人同意並註明出處。

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上海外灘畫報專訪:北京•石昆牧 宗師、“神使”和顛覆者

外灘畫報2014年02月13日 第578期 文:莫書瑩 攝影:覃斯波

石昆牧大約是最早對普洱歷史、產區、樹種、年代及工藝進行科學梳理的人,他來自臺灣,卻比大多數內地茶人更早走遍茶山,寫出教科書式的《經典普洱》。他自稱開始研究普洱是“宿命”所致,上下茶山先敬神明,卻又以治學態度對待普洱,觀點往往逆勢而發,卻又被一一證明。
石昆牧在版納古茶園中品茶。
在紛繁複雜的普洱茶圈,有兩個臺灣人的著作是被同行當作教科書來學習的,一本是鄧時海的《普洱茶》,被奉為古董普洱茶餅研究的權威,另外一本則是石昆牧的《經典普洱》,以學術論著式的嚴謹,對普洱茶的歷史、產區、樹種、年代及製作工藝等進行細緻描述。《經典普洱》成為後來習茶人的入門必讀,石昆牧本人也被稱為普洱茶體系的制定者。
石昆牧於上世紀 70 年代開始喝茶、藏茶,1999 年正式投入茶葉經營,同年首赴雲南。2007 年他創立自己普洱茶文化品牌,經典普洱,這個名字部分是源自於他認為普洱是茶中經典,同樣也是感懷於 2007 年在混亂中崩盤的普洱市場,希望借由自己的專業在市場創建一套更透明、更準確的普洱茶體系。目前,石昆牧的經典普洱常駐北京。
正如品牌名字一樣,石昆牧的普洱之路也總是與經典相關,一方面,他提出的普洱乾倉說、氣感論,以及對二十個山頭地理和口感特徵的梳理,無一不成為日後經典學說,引領整個普洱茶界對於古樹茶的認知。同時,這位當代普洱品飲體系創立者卻又因為反潮流,反經典引來無數爭議。
在關於茶人身份的認定上,石昆牧是有些宿命論的。這是我這輩子註定要做的事情。他告訴我們,他從小體質異于常人,身體檢查數值也與眾不同,很敏感,特別容易辨識食物好壞,遇到不新鮮的食材,我就會全身疼痛。做了茶人後,這種體質讓他比別人體會更多普洱茶的細節,他在幾年前提出氣感說:當他喝下一口品質不佳茶,身體就會有冷熱涼寒、酸痛麻刺等感覺,這種論調一度被認為是怪力亂神之說。
體質上的敏感,讓石昆牧對於茶料本身頗為注重,他以身試茶,只要是讓自己體感有異的原料就會被拒之門外。跟隨他身邊學習的徒弟說,成堆的茶料堆在那裡,別人驗茶,是抽樣式的,一批貨隨機抽一點,石老師的規矩是每包都要拆開驗,十分固執。
石昆牧還喜歡將一些自己在茶山上觀察到的自然現象視作是神明對自己的庇佑或暗示。這聽上去多少有些迷信,但是對於像石昆牧這樣最早一批親赴茶山的開路人來說,迷信大約是對茶山心存敬畏的結果。早期探茶之路有新一輩茶人無法想像的艱難,前往易武山頭的道路全是坑,是早期馬幫留下的印記,我們的四驅車在這樣的路上行駛,很容易便陷在坑窪地裡,一卡就是十幾小時,”“最艱難的經歷是自己爬山上去,那可真是手腳並用、屁股先行啊。
1999 年,石昆牧第一次來到雲南。寨子裡的人生活淳樸又閉塞,有時候,一個友好的點頭就足以讓他們受驚逃散,更不要想問關於茶山的問題了。當年的茶農,是淳樸到連斬客都不懂的。
石昆牧關於普洱茶的著作。
作為外來者,他最初幾次進茶山經歷,接觸到的是與臺灣茶圈完全不一樣的世界。當時的臺灣,上年份的普洱老餅是政客富商們追捧的物件,然而 2001 年,石昆牧做了一件讓整個臺灣普洱茶商圈群起攻之的事。他在臺灣網路上談普洱,提出收藏老餅不是唯一的玩茶方式,相比逐漸枯竭的老餅資源,他建議人們將眼光放到雲南古茶樹上,因為古茶樹茶質厚重,陳化(普洱熟化的過程)較快,同樣能夠做出優質的、不輸老茶的產品。
堪稱改變遊戲規則的論調在當時普洱茶圈引起軒然大波,茶商對石昆牧的主要攻擊點是,他之所以放出這樣的論調,是因為手裡沒有老餅。直到之後幾年,大家紛紛赴茶山炒山頭,追老茶樹,才漸漸知道原來我手裡的港倉茶(老茶餅)比任何人都多。
石昆牧曾在博客中寫道:於不疑處有疑,向來是我的治學、研究任何事物的基本態度。他既不介意推翻別人的論調,也樂於反駁自己的理論,在這個中國傳統美學價值觀盛行的茶圈,他的科學精神,讓他成為離經叛道第一人。
2004 年底至 2005 年初的大約半年時間,是石昆牧普洱茶研究成果豐收的一段時間。除推出《經典普洱》外,2005 年春,他撰寫了關於普洱茶 20 個茶山地理特徵與口感一文,對二十個如今普洱茶主要出產山頭的地理、地貌特徵、茶葉分別做出客觀理性的描述。自此,茶界才有關於科學理性論述普洱的讀物,而他之前的所有普洱茶書總以主觀感受為主,不接地氣。
山頭說的發表,帶動古樹純料派風潮的流行,這股風潮愈演愈烈,除追山頭,村寨外,更有玩家開始追單株茶樹做成的茶餅。這樣的局面令石昆牧大吃一驚,沒有人能夠喝得出一餅茶到底純料與否,在他看來,這種盲目追求純料已經造成了市場的扭曲。以班章為例,每年的古樹茶產量最多不超過 4 噸,而目前市場上流傳的則超過 1000 噸。甚至有些大廠,動輒號稱每年在老班章收購十幾噸,不知道良心何在。他直言不諱地責問道。於是,在一片追逐古樹山頭的風潮中,石昆牧開始提倡拼配。
每個山頭的茶葉都有其產地特徵,比如現在被廣泛追捧的易武,最大特色是舌兩邊會生津回甘,舌面感覺卻是空的。茶人是以口感缺點來分辨不同山頭的。在石昆牧的理念中,既然每個山頭都有缺點,所以用拼配方式揚長補短,反倒是製作普洱茶的最合理方式,所有老餅都是拼配的,其中必有道理。
聲明:本文由《外灘畫報》http://www.bundpic.com(轉載請保留)擁有版權或由內容合作夥伴授權提供。